成功学 陈安之的悲情与刘一秒的毒害

穷人批富人,平民责骂君主,往往会招来冷眼一串,骂声一片,或者被反批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居心不良,仇富愤世。于我,不富,但也不穷,更喜欢实话实说,还存有点没有泯没的社会责任心。
10年前,我还是一名销售主管时接触了来自于台湾的陈安之先生,见识了成功学的疯狂,并现场感受了敢不敢要的结果及其成功学的逻辑:成功者都是疯子,成功与否与敢不敢要对等。如今,再看陈先生及其团队,极似战败的国军,虽然其残余势力仍分布于全国各地苟且偷生,但其成功学帝国已是烟灰淹灭,寿终正寝,实有项羽英雄悲凄之伤感。
然而,中国历史是一个从不缺少传奇和英雄的舞台。当陈先生悲情退场后,10年后的今天,他的不知是那一路的歪系弟子却出了位更高的神—刘一秒。他打着“让企业全员生发,实现企业自转、自长”的大旗,以比陈先生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疯狂,几年时间扫遍中国大江南北,实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三五年。
中肯地讲,陈先生的成功学在中国营销和市场经济还处在摸索阶段,对启迪营销思维和行事习惯是有一定贡献的,尤其是对中国几千万销售大军带来了全新的激情。同时陈先生本人为台湾人,又求学于美国,无论是眼界,观念和知识均有其称道之处,与耍嘴皮是不可相提并论的。而秒哥及其团队,我毫不客气地说,就是一群江湖戏痞,肚无点墨的江湖骗子,一帮乳臭未干的孩子(主要指他们的学习顾问们)。但他的高名之处在于汲取了陈安之的溃败经验,不再把目标人群定位于收入都不稳定的个人,而是盯上了中国几千万的中小企业主大军。并抓住中小企业主这群人的特点,以各类级别,排名,着装,并美其名曰段,忽悠着各企业主。实则为江湖论字排辈,秒哥完全把自己当成了江湖总帮主,而这帮派就是“思八达”,其武功秘籍就是“企业全员生发”。
我们看几张思八达组织的企业全员生发课的图片,我真不知道这是在学习还是在耍猴戏,妖魔鬼怪,牛鬼蛇神,无所不有,全是一派江湖妖法,恶俗之极,毒害之极,实是不齿。

见识过或参加过思八达课的人均知道,其氛围,作法与十年前陈安之先生成功学形式如出一辙,且更趋于妖化,而现在台上像小丑一样的人换成了企业主和每一个企业主周围被训化或者说被现场环境强迫驯化的员工。企业主和他的员工们被思八达那一群所谓的机长、顾问们以感恩、被感恩的高雅光环围着,哄哄闹闹,嘻嘻哈哈,疯疯癫癫,心不甘情不愿地做着一场低俗的游戏。

现实中,许多中小企业主总是抱怨企业无人可用,企业管理不顺,销售上不去,都是请的人无能。于是到处去学习,希望有神机妙招可化解凶灾。学习,求知本没有错,错就错在他们选错了对象,错就错在他们在错误的对象上赋予了错误的希望,并随着荒诞之课循入学习歧途。大多的结果是,学习之前员工有点问题,部分有问题,自已也有点问题;学习之后员工个个有问题,问题多多,很严重;且汇成一个核心问题:员工的思想问题,如果不能从头脑上洗净,是解决不了的。

他们宁愿花动则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学习费用烧给秒哥,且甘愿地象小丑一样在刘一秒所谓的“场”里蹦跳(同去的员如果没有配合,就会受到批评,说是没见过世面,不知道场),也不愿花那怕一个小时的时间与自己的员工吃顿饭;他们宁愿花TMD大把银子请所谓的大师、神人看风水,就是不愿花几千上万元为员工改善下生活和住宿条件(这实是这群老板的悲衰,许多企业的员工吃的象猪食,住的象难民房)。可以毫不讳地说,听刘一秒课的老板,大多是一群不是用知识致富的群体,他们中许多是以胆量,机会,任劳任怨再加点小聪明累计起来的财富(他们习惯性认为,现在的80,90后也应该像他们一样,只求付出不求回报,任劳任怨,忍气吞声)。他们的学历和文化层次很可怜,基本上没有接受过正规,系统的教育,是一群几乎分不清文化和知识的粗俗之人,有的甚至连话都说不通顺(我这样赤祼批判,肯定被人谩骂,但我必须实话实说,也必尽点社会责任)。他们从来或很少静下心来认真地读过,研究过一本专业的书,也不会悉心拜读某个行业的专业著作。他们就象一群蟑螂到处窜,断章取义地学些江湖话术,然后回来套用到自己的企业,并随时说员工跟不上自己的频道。

其实刘一秒说的所谓的高见和理论全是TMD的山寨货,对于专业、知识较广或稍有些阅读力的人,一看就知是多么的肤浅、可笑。可对于这些土豪金般的老板来说,却奉为圣言,经典,还到处夸耀,传播,还自诩自己又学到了名言,懂得了理论。可他们万万不知道,这是别人早就熟悉的语言,实是可怜,可笑。
看看刘大师的名言碎片:自己成人,成就他人;动力金字塔—人心,人欲、人性,人神;阻力金字塔–人惧,人惰,人独,人愚;性爱理论–持续,深入,高潮。。。。。。这些所谓的高言大论,厅言俗语,陈安之先生比他说得更好更早–帮助他人实现梦想,自己也会梦想成真,马斯洛先生的需求层次论更专业,更具高度,而至于动力,阻力的高论其实随便到书店里找本非专家的书就可清晰可见。然而,可悲的是他们本只需花几十元钱,几个小时的事,他们非要花几十甚至几百万的银子,烧给秒哥大人。不可否认,刘一秒是聪明的江湖人才,他的江湖话术正好迎合了这群老板不学无术的心理需求。
说句心里话,我很尊敬这群老板们,但又为他们感到可怜和痛惜,想想他们宁愿花大把的银子去上秒哥的“全员生发”,就是不愿为核心的员工涨那怕一百元的工资,实是不能不说的悲哀。
我们可算一个最简单的数,秒哥的全员生发课,90人参加,连续10天,课程费用30万,车马食宿及其它学习过程中临时的各类费用,总计不下60万。
一个200人的企业(这个群体中这类规模的企业最多),其核心的管理人员为10人(实际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甚至只有老板一个是核心人员,所谓的高层,中层,基层全是传说),每人每月加薪1000元,一个月企业多增加一万元的支出,一年为12万。
两者相较,那种费用多,傻瓜都明白了。而给核心人员每月加薪1000元与送他去学习秒哥的全员生发课10天,哪种更有价值,我更不愿说了。
其实,无论是陈安之的成功学,还是刘一秒的全员生发课,我本无中伤之意,因为中国有古语讲得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可我仍敢顶着被谩骂的风坚决抨击刘一秒的全员生发课是因为这一现象至少有三方面的毒害:
一是中小企业的员工和企业主。刘一秒的课让许多企业主们循入了一种误区,认为企业不能成长,壮大的深层原因是员工思想高度不够,是要得太多,给得太少,于是应该投入的更加吝啬,过早要求的要求得更多、更高。
二是中国新生代的年轻人。刘一秒团队的顾问、机长大多是一群二十、三十出头的年轻男女(女多),甚至有众多二十不到的稚子。在一个本就物欲横流的时代让他们更加相信成功一定有捷径,成功就是要会忽悠,就是胆大,脸皮厚,就是耍嘴皮子。
三是对中国社会正确社会价值的塑造。刘一秒之课将造就更多没有正确民族观、成长观、成就观的年轻代,这对中国社会发展是致命的。
可以这么肯定的说,正如中国的策划行业,光凭拍脑门,耍嘴皮子的时代已一去不返,没有落地执行,没有有价值的成交,只会走向死胡同。层出不穷的国学大师、风水大师、灵修大师们最终的下场和结局就是最好、最公证的社会判决,他们与陈安之成功学的昨天一样,一定是刘一秒全员生发课的明天。做企业,做管理,搞营销,偶尔关注下可以,茶余饭后笑谈下可以,真把它当成企业的救命稻草,就入戏太深,就会走火入魔,终将人财两尽。
上帝有一句话,我们不得不记住:上帝要让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很快我们会看到,刘一秒的全员生发=钱完升天!

Leave a Reply